揭開美容整形醫學的神秘面紗 (下)
-----專訪台灣整形外科專家歐令奮醫師-------


石﹕再說回“無痛美容”﹐你認為要漂亮不要痛﹐是不是因為自己有過手術的經驗而體恤到病人身上?而且就像剛剛講的電波拉皮,你自己就去試了三百發﹐我想﹐應該不是每一個醫生都像你這樣﹐有神農嚐百草的精神吧﹖

歐﹕我因為骨折接受過手術﹐而且還捐過骨髓給我姐姐,所以局部麻醉、
半身麻醉,全身麻醉,事實上都經歷過,比較知道做病人的痛苦。某家醫學中心的住院醫師訓練過程中,就安排每一位年輕醫師親自做一天病人。譬如從住院組排隊開始,到住進醫院病房,打點滴,做檢察等整個過程,看看你有什麼感受? 如果因此能感同身受﹐感受做病人的辛苦,而在醫療過程中有一些更人道的作法,那應該是病人的福氣。 至於電波拉皮……據我所知親自嘗試的醫師還不少。

石﹕喔……順便醫生自己也拉一拉?

歐﹕其實300發的發數不多,但知道真正的感受總是比較好。當然醫生們也希望自己看起來年輕周正有活力。

石﹕( 聽了這麼多專業的解釋﹐我忽然很想知道歐醫師在藝術方面的修維﹐究竟是怎麼樣的修養﹐使得歐醫師有這麼敏銳的美感﹐將人的體型﹑五官都拿捏得這麼有可看性﹐在他的手中﹐骨肉亭勻的曼妙身材與秀麗的五官﹐都可以雕塑出來的。不過﹐我的問題很簡單----) 請問﹐您的美學修養是來自對音樂或美術的愛好嗎﹖能否請你談談您成為美容整形專家的過程﹐或其中可分享的事。

整形外科醫師的美學經驗與觀點
歐﹕我想每一個美容整形外科醫師應該對所有關於美的事情都要仔細觀察,詳加體會,讓自己對美有一個很敏銳的感覺。我在美國的時候,看到有一些整型外科醫師利用閒暇的時候畫油畫或做雕塑,除了了打發時間外,對形體美學也是一種敏銳的體驗。我自己本身對這方面事實上是挺有興趣,我小學的時候,對繪畫、書法都有些很拿手,是班上或學校的代表,還參加代表台南縣參加過日本的一個兒童畫國際比賽,得過佳作。

在國中高中大概都一直在做學藝股長,不斷地做海報﹐壁報,展覽等等。我覺得動手來完成一個實體的東西,基本上是一個非常大的享受。那時候也沒想到要去學醫。後來由於升學主義,感覺上走醫師這條路比較容易謀生,又覺得理工硬梆梆的,而生物這方面可接觸到活的東西比較有興趣,所以考上了醫學院。做實習醫師的時候,覺得內科有一點無聊,所以就選了可以動動手的外科。轉到整型外科當然也是因緣際會,科的氣氛好,入門的師傅也很和善,又會放手讓你做一些事情,覺得很有成就感,所以選擇整型外科。等真正走進來以後,雖然工作很辛苦,但是,基本上是能夠把興趣、嗜好跟職業合而為一,這是一個最大的福報。

石﹕就美學的觀點而言﹐什麼是美的標準﹖

歐﹕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一些美學上大眾的認知,或許可以應用在人體,譬如細緻、大、挺拔、整齊、對稱、靈動、曲線等等。此外整形外科的教科書內也會有一些基本的觀點,講述一個人身材的比例怎樣比較勻稱,譬如說,軀幹占全身的比例是多少?全身在站立的時候中心在哪裡?什麼叫做一個美而勻稱的臉?譬如說橫分為上中下臉三個部分,如果正好分為三個等分,就可稱為是一張勻稱的臉;如果直分成五等分,可以評估五官的位置是否和諧。但是,東西方因種族上的差異,各種比例基本上有一些差異;東方人的臉比較寬而偏短,顴骨比較有力,鼻翼偏寬,鼻背較低,鼻頭偏圓,眼眶較淺,眼睛比較窄而細緻,上半身偏纖巧,下半身偏壯美。但西風東漸,很多人要縮鼻翼、要鼻子變高,眼睛要變大,其實未必是最適合東方人的美。

所以我個人的審美觀是這樣﹕整個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美,而是應製造非常多樣式的美女與俊男。一個客人進來的時候,雖然她比例沒有非常的完美,但若沒有差很遠的話,基本上是她的特質。你在她的特質上面發揮﹐補強弱點,讓她變得比較有精神,或者是比較年輕﹐基本上就是一種美。當然如果單眼皮變成雙眼皮後,眼睛會變得比較大、比較靈活,能夠充分表現流轉的眼波,也可以說是一種美。如果鼻子太塌了,使得臉的中線太弱,如果隆鼻可以讓整個臉變得立體,而有雕塑的感覺,就可能是一種美。然而美的概念,事實上隨著時代的脈動一直不斷地在變化。除了參考當時的流行風潮外,美容外科醫師應該開放心胸,去發掘每一個人天生的美與特質,然後再以此為基礎,比較弱的地方予以補強,有特色而不顯得醜的應予以保留。此外青春是一種最強有力的美,顯出年紀的地方應回春,使得更有朝氣,這可能是比較好的一個方向。

石﹕(我想起了一個“聽說”﹐於是問---) 有個朋友她參加的合唱團﹐曾經請你去幫忙作音效指導﹐所以您對音樂蠻在行的嘛﹗

歐﹕在行不敢當,純屬興趣而已。至於音樂對我們行醫有什麼影響?像醫師喜歡音樂的人非常的多,我想可能跟他們的工作型態有關係。我們從實習醫師開始有時候一個月值班十五天至二十天,事實上都不能夠離開醫院,只能在值班室或者寢室裡面待命。既不能往外跑,也不能一天到晚看電視,聽聽音樂既可做個伴,又可抒懷,如果聽出興趣,稍事研究,也可寄情。所以音樂是很多醫師的一個好朋友。

我覺得偉大的古典音樂會讓人有沈靜心靈的感覺。當閉著眼睛仔細聆聽音樂中的細微變化與聲部時,有時候會進入一種類似冥想的狀態。這種狀態,我發現可以抒解壓力,可以幫助頭腦更清楚,幫忙解決一些困難。我事實上有很多手術上新的觀念、想法,新的嘗試與突破,或者是一些困難病例的解決策略,往往在這種時刻有突然間曙光乍現的那種感覺。

石﹕音樂會帶來手術的靈感?

歐﹕對,會有這種靈感。在做手術的同時,若聽一些比較溫和流暢的音樂,不但可以減輕壓力,也可以讓整個手術室的氣氛變得比較和諧。

石﹕所以你在開刀的時候,也有可能聽音樂?

歐﹕是啊。妳看不只是人,給乳牛聽音樂,牠的產量就比較佳。所以我想,音樂的用途大矣。

石﹕( 訪談至此﹐氣氛顯得格外輕鬆﹐我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踏進診所﹐看到
歐醫師不免有“驚艷”的感覺------簡直就是馬英九嘛﹖我暗忖。後來護士劉小姐
告訴我﹐真的有人就喊院長為“馬醫師”呢。仗著自己這一把老大姐的年紀﹐我沖著歐醫師親切的笑容﹐直接了當地就說----)

我覺得您好比醫學界的馬英九呢﹗你這麼“天生麗質”﹐真是從事美容醫學的最佳典範。哦﹐您別覺得我用詞不當﹐假如你我性別互換的話﹐我的用語就很準確了。總之﹐不管你和馬英九長得像不像﹐你們在各自領域中的專業成就倒是挺
相似的。而我聽報導說﹐馬市長日理萬機﹐有時睡眠不足也看得出眼袋了﹐所以最後一個問題 請教你:

如果您給個建議的話﹐你說的三種眼袋去除法: 傳統去脂切皮法、經結膜去脂法、以及脂肪保留填補淚溝法﹐哪一種對他最適合﹖還有眼袋以後會不會再長回來﹖該如何保養?

歐﹕馬市長的眼袋是鬆弛型而非肥大型的,眼袋下面有明顯的淚溝,淚溝之下的臉頰脂肪墊也有明顯下垂的跡象。所以保留脂肪填補淚溝的手術對他而言是最好的選擇。當然馬市長如果有兩周到一個月的假期的話,像義大利總理做個全臉拉皮,讓時光倒退個十到十五年,一定會氣死很多競爭者的。不過看他日理萬機,連睡眠的時間都不夠,偶而抽個一兩個小時作個電波拉皮,在半年一年之內潛移默化,日益容光煥發,可能是更佳的策略。


【採訪後記】

我刻意趕在元旦是生日的今年﹐去照了張造型過的相片﹐以資存証﹐並且發給眾親友一封電子郵件如下﹕

各位也許知道﹐我的國曆生日在聖誕節過後﹐但是﹐今年我的農曆生日
(十二月初二) 剛好落在 2006年的元旦﹐於是為此我興奮不已﹐這可是一生中
難得碰上的機會﹐至少之前五十年我就不知道或根本不曾有過。

所以我慎重其事地為自己辦了一個小小的跨年 Party, 順便慶生﹐更重要的是﹕
到我舊日學生在台中市漢口路所開設的“語緹造型工作室”﹐去接受“設計”﹐刻意留下這些張---20061151 的影像。

20061151 的意思是﹕2006年1月1日我 51歲﹗從今年起﹐每過整整一年才加一歲。其實是我不想再為那原先的五天多擔一歲﹐今年起終於讓我 “賺到了” 。
沒辦法﹐年過半百﹐歲數不得不省著點算。

如果﹐各位覺得照片的效果很好﹐我要感謝三位“鬼斧神工”的人士﹕

1. 語緹工作室---宋造型師的化粧﹑髮型與攝影。
2. 張啟杉皮膚科---“美麗聖經”一書的譯者張醫師為我去黑斑﹐生眉毛。
3. 歐美整形外科---歐令奮醫師的“無痛美容”術﹐解決了我眼袋的問題。

說來日漸嚴重的眼袋困擾我好多年了﹐尤其近年來﹐更常常在我並不覺得疲倦的時候﹐也常被問到“你是不是很睏﹐很累嗎﹖”攬鏡自照﹐原來眼皮已經蓋住了三分之一的眼睛﹐難怪一副老是睡不飽的樣子。可是在我猶豫不決的幾年間﹐我最常聽到的安慰就是“自然就是美”﹐然而實際上﹐在風霜的侵襲下﹐就如同一棟嶄新的房子﹐也會被歲月摧殘得不再有姣好的門面。房屋老舊需要裝修﹐大家都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那麼為自己徹底打理一下門面﹐豈不也是理所當然﹖因此﹐歷經整修過的我﹐現在對這句“經典”之言﹐有了新的詮釋﹕當自然不再美的時候﹐改得自然就是美﹗


尤其為了這畫龍點“睛”的效果﹐我特別要說﹕感謝歐醫師----妙手回青春﹗

 
作者: 石莉安 撰寫/採訪 胡淑賢/攝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歐美整形歐令奮醫師部落格】隆鼻手術權威醫師

歐令奮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